当前位置 : 上海新闻网 > 金融理财 > 经济人物 > 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广西田东县:一心一意润物无声,一分一毫写就精准

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广西田东县:一心一意润物无声,一分一毫写就精准

发布于 2018-12-27 12:05:57

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广西田东县:一心一意润物无声,一分一毫写就精准

中国经济导报调研采访组 到今年底,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的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东县,脱贫“摘帽”将“板上钉钉”。 田东县位于广西西南

  • 2685

中国经济导报调研采访组

    到今年底,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的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东县,脱贫“摘帽”将“板上钉钉”。
    田东县位于广西西南部,右江河从西至东贯穿而过,是“中国芒果
    之乡”。全县辖9镇1乡167个行政村(街道、社区),总人口43万,其中农业人口35.1万。
    2015年底,通过精准识别,田东县共有贫困村53个,贫困户13276户,农村贫困人口52109人,贫困发生率15.01%。2016、2017年全县累计减贫9543户38336人,贫困发生率由15.01%下降到3.90%。2018年总体目标是完成18个贫困村,6613人以上贫困人口脱贫摘帽,贫困发生率控制在2.14%以下。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家计委)把田东列为以工代赈联系点,1997年又将田东确定为扶贫联系点,先后派出21批40位同志长驻田东、帮扶田东。其中32位同志挂职担任市、县、镇一级领导助理、副职。
    “田东今年能够如期完成‘摘帽’,离不开国家发展改革委这21年来给予的激情和帮助。”田东县副县长黄彩玲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传承

    沿着宽阔平坦的广昆高速,穿越群山、跨过右江,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来到曾经百色起义的策源地——田东县。曾经闭塞落后的贫瘠之地如今已是金果压枝了。田东经验得到国务院扶贫办高度肯定。
    在田东县,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见到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在田东挂职的9位干部,他们分别是地区司潘玛莉、国防司马子健、经贸司陈敏、社会司刘烨、人事司蒋凌飞、政研室徐豪熠、规划司赫胜彬、价格司李拂尘和法规司娄今。
    在田东即将“摘帽”脱贫的时候,国家发展改革委却派驻9位挂职干部,这也是21年来派驻田东的最大阵容。
    “‘要做到脱贫不脱钩,让田东实现走向全国百强县的更大目标。’这是前不久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林念修来田东调研时,给当地和我们挂职干部提出的更高要求。”徐豪熠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对1997年以来赴田东开展实地帮扶调研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家计委)领导同志,田东发展改革局局长黄植弟如数家珍,一口气说出十来个名字:马凯、张平、何立峰,穆虹、林念修、张茅,朱之鑫、佘健明、李子彬和徐宪平……
黄植弟介绍,20多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先后有13位领导亲临田东开展调研指导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在2016年2月17、18日到田东开展脱贫攻坚专题调研,并对田东县的发展改革工作进行指导。2018年10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林念修在田东调研时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将继续支持田东做好脱贫攻坚后续发展巩固工作。
    “历任帮扶干部站位高、视野广、本领强、作风实,到任后认真贯彻落实国家有关帮扶政策,扎根基层,尽职尽责,严格自律,积极为地方做好事、办实事,充分发挥了自身在国家部委与老区田东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黄植弟谈到。
    “在21年里,国家发展改革委为田东共争取到了12个大项目,1057个项目,获得国家资金21.76亿元,涵盖易地扶贫搬迁、基础设施等方面。”黄彩玲表示,“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还有7个基层党组织与7个贫困村党组织开展了结对共建活动,分别是政研室、外资司、地区司、农经司、国防司、离退休干部局和宏观院。”

淬炼

    10月29日,刚刚新婚不久的蒋凌飞,暂别新婚妻子,来到田东县开始两年的挂职,担任田东县祥周镇党委副书记,协助书记工作,联系发改、项目工作。
    “2018年11月6日:到祥周镇百银村为田东四中新校区作征地动员;2018年11月12日:到新洲村开展贫困户脱贫‘双认定’工作;2018年11月13日:参与推进步兵村福明安置点建设及整改工作……”在蒋凌飞的工作日记中,详细记录着每一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今日跟随镇武装部长刘冰、镇纪委书记杨慧春再次到福明安置点推进相关项目建设及整改工作。安置点的起步并不算晚,最核心的安置房和回建房项目动工于2016年,目前已进入收尾阶段,只剩下化粪池搭建和散水整改等项目没有完成。建成的196套房中,临街的2排共54套用作回建房,按每套9万元转卖给被征地的农户;其余142套房用来安置从步兵、模范、民安、睦群、陇造、驮仙、保利、均宁等8个村搬迁来的贫困户,现已入住了94户……”蒋凌飞记录到。
    在调研中他也发现一些问题:福明安置点整体建设缓慢主要来自于两方面原因:一是不能放手。对于脱贫攻坚这样的重大政治任务,许多党政领导的态度是宁可干部辛苦一点,把群众自己的事情揽过来代办包办,有的甚至连贫困户的住房卫生也由干部帮忙清理,避免被查出问题。二是项目缺少前瞻性规划。除安置房和回建房建设项目外,其余项目多数是2018年才开工,初期没有纳入预算,导致后期项目预算紧张。
    潘玛莉在调研中也发现,对于那些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农户,他们有些只是比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条件稍好一点,但也是生活在“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地方,而他们要是搬迁到安置房就要付出更高的成本,这实际也存在不公平的现象。
    黄植弟表示,易地扶贫搬迁是田东脱贫路上最难啃的“硬骨头”,有很多矛盾和冲突,有多方面利益需要平衡。另外,搬迁贫困群众受思想观念、故土情结、拆除旧房等原因影响,对搬迁存在观望徘徊心理,且大多数搬迁群众社会适应性不强,文化水平低、年龄偏大,存在“等靠要”思想,后扶工作难度大。
    目前,田东县全县6个移民安置小区安置房均已全面竣工,完成全部搬迁3672户15244人,截至12月,已完成全部搬迁入住。在位于田东县城东郊的林逢镇平洪村的平洪安置点,中国经济导报见到搬迁户谭文亩。他原来住在龙邦村,由于该村是田东县其中
    一个最偏远的行政村,生存条件恶劣,属于“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石山地区。目前他分到了一套两居室的新房。他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他刚刚从龙邦村回来,把原先的老屋拆了,这样可以拿到补助2万~5万元。
    田东移民局副局长韦侍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为确保搬迁群众“搬得出、稳得住、有发展、可致富”,如平洪小区依托工业园区和特
色农业产业基地优势,推进移民社区和产业基地“双向集中”,做到小区建设与产业发展扶持同步规划、同步推进、同步实施,在原有劳务输出就业创业的基础上通过多种方式解决搬迁群众后续发展问题:一是建设脱贫奔小康产业园和扶贫车间,目前脱贫奔小康产业园已引进2家企业进驻,小区已签协议引进3家扶贫车间,实现搬迁户楼下就业和园区乐业;二是开发小区公益性岗位,聘请一批搬迁群众为小区物业、保安和保洁员;三是出租小区商铺,优先出租给搬迁群众并给予享受创业担保贷款、创业奖补基金及场租补贴等优惠政策,来解决就业创业后续扶持等问题;四是成立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等。年近80岁的贫困户黄治泰在搬迁入住平洪小区12栋901号房后,饱含深情,一口气给区市县三级扶贫办分别写了《扶贫攻坚战了不起》的感谢信。
    在田东县平洪社区“爱心公益超市”里,这里的搬迁户可以通过参与各类活动参与积分评分活动,到超市免费领取相应物品。记者看到墙上挂着一个“积分制”的具体规则,共20条细则,比如“积极参加就业技能培训、就业招聘会等就业扶贫,一次加5分。”“积极按时搬迁入本社区,一次加10分。”
    由于刚刚入住,目前还没有兑换记录。随机采访的居民表示,会很积极地参与各项活动换取积分,这样可以在买东西的时候省一大笔钱。比如一瓶市场价为10元的饮料,需要10个积分兑换。市场价为5元的牙膏,需要5个积分兑换。
    爱心公益超市管理者表示,积分制对搬迁户的吸引力比较大。目前来看,周一至周四客人比较少,从周五开始至周末客人多,因为外出打工的农民周末都回来了。
    李拂尘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这是当地扶贫干部运用价格杠杆的思维,来进行社区治理,对他的启发很大。镇里书记告诉他,镇政府经常会采购一些物资用于扶贫,但这些物资又不够平均分配到每一户,所以采取打分的机制,比如参加社区的公益劳动,或者家庭卫生状况搞得好的,以各种的奖励机制来打分,然后用积分来兑换商品。“扶贫并不是要把资源通通平分给贫困户,可以通过价格杠杆对资源进行有效配置,这样也能避免养成搬迁户等靠要的思维。”

扬长

    “在地图上,田东县的地形就像一个芒果,坐落在百色市的东南方位。”赫胜彬谈到。
    田东与芒果,有着太多的不解之缘。百色是我国最大的芒果生产基地,而田东县芒果面积就占到全百色的1/4。截至今年9月,田东县有32.8万亩的芒果种植,产量达到21.36万吨,产值12.01亿元,逐步发展成为百色市“百万亩”芒果产业的核心地带和重要依托。
    11月17日,在林逢镇林驮村那王屯,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正赶上当地农民举办的每年一度的丰收节,杀猪宰羊,当天,全村的农户要吃一顿团圆庆丰饭。
    “全屯种植芒果面积6300亩,2018年挂果面积达4800亩,产值5445万元,利润2450万元,该村村民以种植芒果为主要经济来源,目前平均每户有70~80亩的芒果树,人均芒果纯收入6万元。”林逢镇林驮村村委副主任凌朝案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刘烨利用在林逢镇挂职党委副书记的这一年多时间走遍了全镇21个村(包括4个贫困村),深入细致开展了大量的实地调研,他对产业脱贫有着更深的体会。“在推动扶贫中,必须坚持产业的基础性作用,任何脱贫没有产业的保障,都是不可靠的脱贫,是有风险的。如田东县全县近1.6万易地搬迁户真正的脱贫原因不是搬迁,而是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是通过搬迁解决了‘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问题。”
    “这么多品种的水果,你们要利用好优势资源,通过电商平台将田东的农产品品牌打响,走出广西,推向全国。”林念修在田东调研时表示。当时调研组还邀请了阿里巴巴、京东和中益善源公司3名高层领导及其团队。
    为提高芒果市场占有率,田东很早就提出“互联网+农特产品”思路,培育孵化了60多家电商企业,带动100多人成功创业、2000多人稳定就业,其中仅“农派三叔”一家电商,就将全县40%的芒果卖向了全国各地,且几乎涵盖了全部的高品质芒果。另外,当地政府注册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百色芒果”,为当地出产的芒果背书,并通过举办第十二届世界芒果大会推动田东芒果走向世界,不仅提高了芒果的价格,也大大提高了销量,每年出产的芒果供不应求。经过多年打造,芒果已成为田东的绿色大产业和富民大工程,仅芒果种植一项就为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贡献了1778元,占比达到13.15%,已累计有1.1万人依靠芒果种植告别贫困,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在田东县高速路口附近,有一条电商一条街,深夜10点,“农派三叔”的店面还亮着灯光。在这里,记者见到“农派三叔”的创始人岑参,他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当地政府为了鼓励发展电商,把他们集中到这条街,店面租金免费三年。“当初没有电子商务的时候,农民家的芒果只能卖几毛到一元钱一斤,现在最贵的能卖到7~8元。”
    他采用了“企业经销+农户分工”的模式带动农户参与电商产业链,引导合作社将芒果电商销售产业链拆分细化,带动100户以上农户参与芒果采摘、运输、包装和成果前期管理等产业链环节。在物流方面,“我们引进大型物流公司并签订了芒果快递物流服务协议,帮助降低田东芒果快递费用3~5元/件,间接为从事芒果线上营销的电商、微商贫困户节约成本,增加收入。”岑参说。
    为了进一步地推动贫困户就业,实现“一个电商创业青年带富一户家庭、带富一个村庄”的梦想,岑参开展电商技能培训,发掘培育电商人才。岑参介绍,“2017年以来,我们共开展了电商技能培训7场(次),培训贫困户、创业青年约900人(次),帮助贫困户从思想上脱贫,并指导4位创业青年走上电商创业的道路。”
“90后”挂职干部徐豪熠结合他在政研室的工作,在挂职期间深入调研写了几万字的调研报告。他在调研中发现:“从产业结构看,田东第二、三产业对财政、就业等支撑作用不强。石油、氯碱、铝业占全县工业总产值80%左右,近年来部分企业效益下滑,造纸、制糖等传统产业支撑能力也逐步减弱,重大项目储备、民间投资后劲不足,招商引资签约项目落地率偏低,但新产业规模小、成长速度较慢,难以取代传统产业的支柱地位,对增加财政收入、吸纳就业的作用尚未充分发挥。第三产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较为滞后等。”
    赫胜彬则利用他在规划司工作积累的关系,给田东找来规划专家,免费为当地制定乡村振兴规划、景区规划和旅游景区的规划。“下一步,在田东县脱贫摘帽的关键时期,在新的岗位上,我将继续持续推进祥周镇龙潭灵湖景区规划编制、红色旅游小镇申报等重点事项;重点围绕‘百色芒果’区域品牌建设、扶贫人才队伍建设等主题开展深入调研。”
    金整合原则和范围,按照‘多个渠道进水,一个池子蓄水,一个龙头放水’的原则,打破行业界限,通过归并、分类化零为整,实现资金统筹使用。”田东县县长黄文明说,以发展规划为引领,以重点项目为平台,把“零钱”化“整钱”,统筹用于涉农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重点产业。
    “这次林念修副主任来调研给我们提出脱贫之后要争创全国‘百强县’的愿景,并没有给我们划定时间表,虽然差距还很大,但是目标很宏伟。”黄植弟说,田东经济发展具有良好的自然条件、产业基础、区域优势和群众基础,如能加以政策和资金扶持,对革命老区、欠发达地区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会起到试点示范作用。“为此,希望国家能将田东列为‘乡村振兴规划建设示范(试点县)’。”

补短

    “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话在今天的田东仍然是许多基层扶贫干部心中的痛。”刘烨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比如林逢镇为发展特色农业,大力推动土地流转,大手笔规划了形状狭长、面积达5万亩的芒果园产业示范区,其中需要建成一条贯穿其中的道路。但受限于财力,目前只修通了其中几段,不知何时能够实现整条道路贯通,严重制约了产业示范区经济社会效益的发挥。
    此外,田东县一些偏远地区如作登乡的山区,分布有不少瑶族群众聚居区,道路交通仍以土路为主,一些位于半山腰甚至山顶位置的自然村,车辆很难进入。他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回忆道,有时要去一个偏远的山村,要走70度的陡坡步行一两个小时才能到达,物流运输更是困难。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田东深度贫困村关国村发现,当地村民还靠家里养的马来当运输工具。一些偏远村庄的互联网和通讯基础设施极度落后,人们获取咨讯的能力严重不足,信息闭塞也导致当地居民难以开拓思路、发现新的脱贫途径。
    刘烨结合自己在社会司的工作,对田东的社会领域短板进行了调研。他发现,田东社会保障仍存在突出短板。如百色市贫困人口致贫原因中,因学致贫的贫困户比例不到5%,但田东县因学致贫的贫困户比例却达到16%,据田东县教育局的一名干部表示,在百色市12个县中,田东县的教育水平位于中等偏下,因此这一因学致贫比例的差异,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田东县教育保障力度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因此,他在调研报告中建议,加强文化教育事业,对贫困人口来说是授之以“渔”,夯实脱贫基础的根本手段要发挥文化教育的脱贫效果,关键是让年轻一代能够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或者职业教育,仅依靠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阶段提供有限保障,不足以根本上提升受教育者的职业技能和谋生能力,因此,田东县仍需加大对贫困家庭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服务保障力度等。
    “我们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还有一个劳动力技能低。我们作了一个统计,在全县特别是石山区贫困发生率比较高的地方,文盲和半文盲比例达8.49%,小学文化占比达到39%多,初中文化是42.23%,也就是说整个村文化水平还很低。”黄彩玲表示。
    因此,国家发展改革委近两年来对于田东的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领域进行补短板,对当地的医院、学校和养老院进行大量的投资。
    在田东县实验中学,综合楼和食堂工程改扩建项目以及安居工程正在建设当中,年底就能完工。这3个项目,中央投资2000多万元。在县城最大的安置点上也配套建设了12年一贯制的学校,把所有十个乡镇的中学全部集中在这里。另外,中央补助5000万元的田东中医院整体搬迁二期也正在建设当中,建设完成后,将成为广西规模最大、设施最为完善的县级医院。
    “为了劝返辍学的孩子,乡里的主要领导干部除了一个留在家里看家,其他的都要赴广东及其他省市开车去把所有的贫困孩子接回来,一趟不行去两趟,一遍一遍地工作,一遍一遍地沟通,有什么问题就给他解决什么问题,没有伙食费就给他伙食费,想在哪里上学就在哪里上学。贫困家庭学生辍学率要达到0%,即‘一个不能少’,这个我们也做到了。目前为止,我们178个贫困家庭所有的辍学孩子全部找回来,全部劝返。”黄彩玲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可喜的是,在多方共同努力下,田东的教育、卫生、养老等这些基础设施的投入都全部达标。在医疗方面,田东县执行“一站式”结算,给每个贫困户的家庭都发了一张就诊卡,去看病的时候只要拿着这张就诊卡,医院就可以自行进行“一站式”结算。住院只要支付全部费用的10%,其他全部由各级政府兜底。而门诊的费用贫困户只要支付20%,其他的也都是由政府、新农合来兜底。
    (调研采访组成员: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程晖、苗露、白雪、陈佳曼;本篇执笔:程晖白雪;本版图片由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苗露/摄)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