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上海新闻网 > 金融理财 > 经济人物 > 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河北灵寿县:一笔一划蓄势储能,一砖一瓦夯基垒台

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河北灵寿县:一笔一划蓄势储能,一砖一瓦夯基垒台

发布于 2018-12-27 12:04:56

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河北灵寿县:一笔一划蓄势储能,一砖一瓦夯基垒台

中国经济导报调研采访组 太行山东麓,河北省中西部,这是地图上灵寿县的大致方位,距省会石家庄不到40公里。灵寿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从1990年起

  • 2221

中国经济导报调研采访组
 
    太行山东麓,河北省中西部,这是地图上灵寿县的大致方位,距省会石家庄不到40公里。灵寿县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从1990年起,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家计委)对灵寿持续开展定点帮扶
    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国家发展改革委不断加大对灵寿县的帮扶力度,选派了一批又一批政治觉悟高、业务能力强,敢担当、讲奉献的发展改革干部,到灵寿挂职、担任第一书记,上最强力量“啃”最硬骨头。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灵寿县贫困村数量从2015年的120个下降到2017年底的89个;全县贫困人口由2015年底的4.3718万下降到2017年底6592人。目前,灵寿县已进入贫困退出程序。
    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高度重视对灵寿的定点帮扶工作。2016年12月28日,何立峰在灵寿调研时强调,建立更加精准的帮扶工作机制,推动灵寿县加快脱贫攻坚步伐。2018年10月27日,何立峰在灵寿调研时指出,自1990年建立定点帮扶关系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始终把做好定点扶贫工作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累计派出100余名挂职干部,全面助力灵寿县加快脱贫发展。

冲刺

    灵寿县城往北,向景区五岳寨方向行驶6公里,就到了全县重点贫困村——马家庄村。
    2016年12月,受国家发展改革委选派,夏凤阳到灵寿县马家庄村任第一书记。截至目前,已有约140名发展改革干部先后在灵寿挂职帮扶,并在资金、项目、政策等方面给予有效支持,助力灵寿加紧脱贫。目前,就有10人同时在灵寿县不同部门、不同乡镇,深入开展定点帮扶工作。
“国家发展改革委挂职干部政治站位高、发展理念先进、方式方法科学,帮扶工作越来越具体,效果越来越显著。”在灵寿县委一间普通会议室里,灵寿县委书记宋存汉谈起国家发展改革委多年对口帮扶时评价说。
    “现在脱贫攻坚,越来越需要人才和理念。比如,投资建设一个养殖厂,养完以后怎么办?怎么能让投入的资金发挥更大的效益?在这方面缺人、缺好的思路。”灵寿县委副书记于燕红接着说。
    包括养殖在内的产业扶贫,被看作是变输血为造血最直接的抓手。“凤阳来了以后,村里变化很大。他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主张将农业打造成精品农业、延长葡萄种植产业链、进行科学养殖、新建冷库贮藏,村里多项产业都开展起来,2018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超过5000元,不仅带动全村脱贫出列,还带动贫困户增收。”马家庄村支书马伟成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更重要的是,通过发展产业,一方面大家增收了,另一方面村里风气有了很大变化,赌博、吃喝大幅减少了。”
    灵寿县副县长齐正进介绍,“目前,灵寿县已进入贫困县退出程序,经过村评议、乡审核、县审定,确定2018年贫困退出2421户、5727人,剩余330户、848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315%。”
    “基层每天工作内容看上去都是‘空气质量好不好’‘家里暖气暖不暖’‘孩子上学难不难’这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吃喝拉撒’的小事,但实际上都是老百姓心中天大的事。”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司的鲍文涵,目前在灵寿县发展改革局挂职副局长。他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治政之要在安民,安民之道在察其疾苦,群众“小事”处理得好不好直接关系人心冷暖、民心向背和执政之基。
    马三军是马家庄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来到马三军家时,大门口处,村干部正在帮着给刚刚建好的新房安装取暖器。“等过两天屋子不潮了,我就挪进去住。”马三军指着新房说。在老屋的外墙上并列挂着3块红色的牌子,贫困户基本信息、帮扶责任人信息、签约医生信息……这些红底白字格外醒目,各类扶贫信息一目了然。
    位于灵寿县西北部的南燕川乡西庄村,全村178户、528人。目前,只剩贫困人口1户、3人。村委会委员杨米山站在木耳大棚旁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村里的发展和脱贫情况。“我们这儿临着燕川水库,适合发展种养业和乡村旅游业。村里成立了永恒种植专业合作社,百姓以土地或资金入股,贫困户入社率达100%。合作社发展木耳与鸡腿菇大棚种植、鱼塘养殖、肉牛养殖、莲藕种植、核桃园千亩等多种产业。”杨米山算了算,在合作社打工的贫困户平均每户月工资收入在1200~1500元,年增收7000~9000元。此外,有以土地或现金入股的贫困户可通过分红实现增收1000~1200元。家门口的就业,实现了顾家、脱贫两不误。
    “围绕村里正在发展的旅游产业,我们还计划建一个采摘园,游客来了转一转,吃点农家饭,还能采摘,这样就能留住人,人留下了百姓就有收入。”杨米山说,“我们可以申请扶贫资金,但是我们也愿意贷款,只要是实打实干事,背上些利息无所谓。”
    塔上(镇)万亩核桃种养基地是国家发展改革委支持的以工代赈项目。“285万元的以工代赈资金主要用于土地平整、地下管网铺设、田间道路和蓄水池建设,现在地里都已经做到了喷灌滴灌。”在塔上镇万里村,浩大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戚宏志又发展了林下经济,种植中草药材,
    带动周边村民种植瓜蒌,以0.65元/斤的保底价收购。“我负责免费技术培训,一亩地能有三四千元的收入。”戚宏志表示。
    在精准脱贫的“五个一批”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当属易地扶贫搬迁。2001年以来,国家安排中央投资,对“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区的贫困人口组织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发展改革部门作为这项工作的牵头部门,负责规划编制、任务安排、投资下达等工作。2018年,灵寿县的易地扶贫搬迁任务是4村164户549人,为了加强搬迁人口的后续扶持,灵寿县建立了后续扶持产业项目库,因户因人施策,逐户逐人制定帮扶措施,确保搬迁对象搬得出、稳得住、有事做、能致富。
    团泊口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位于团泊口中心集镇南侧,西北靠山,东侧临河,1公里处有团泊口中心小学,500米处有团泊口卫生院。安置区入口处的简介牌上,旧貌换新颜的新旧对比图片,直观反映了搬迁户生活条件的改善。一旁的公告栏里,安置区后续问题处理小组、安置区党小组、安置区业主委员会、安置区物业管理委员会等机构设置和负责人联系方式一目了然。
    刘二亭一家四口今年6月份搬进安置房,125平方米的新房宽敞明亮,他本人还负责安置区一个停车场的卫生清理工作,每月有500元工资。
    “脱贫不能光靠政府。”刘二亭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家里还有三部分收入,村里发展光伏产业,每年每户能分3000元;今年又新建了集贸市场,市场的租金给每户分红850~1000元;村里成立了中华寿桃种植专业合作社,他自己也种了3亩,每亩地保底分红1.2万元左右。
    “这几年,村里修路、建学校、建广场、治理污水沟、建活动中心,现在还准备在路边栽上500棵树,你下次来,绿化还能更好一点。”夏凤阳在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离开马家庄时,介绍了美化乡村的构想。

蓄势

    2015年,灵寿县贫困发生率为16.3%,这基本意味着6个人里面,就有1个贫困人口。而目前该县100个人中,也不一定会有一个贫困人口。
    “灵寿县的脱贫摘帽正在等待各个层面的验收。”11月7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举办的“周三大讲堂”上,灵寿县副县长齐正进应邀向全委干部职工介绍灵寿县脱贫攻坚情况。他首先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以高度的政治站位、先进的思想理念和扎实的工作作风,给灵寿干部群众树立了良好的学习榜样,与灵寿干部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脱贫成绩上的“加速度”,实则蓄势已久。截至2017年底,国家发展改革委共协调引进项目327个、总投资10.75亿元,药厂、医院、景区、学校、水利、交通、管网、通讯等一大批强县富民的支柱产业和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相继建成投产,不断增强灵寿经济社会发展的生机与活力。
    “缺什么补什么”,这是中央国家机关定点帮扶的一项重要原则。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挂职干部在灵寿发挥“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优良传统,深入脱贫攻坚第一线。查实情——贫困地区到底缺什么?答案要精准。出实招——怎么补?措施要深入实际,要使脱贫攻坚成效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
    目前在灵寿县三圣院乡挂职党委委员、副乡长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干部张竹新,利用挂职机会调研了灵寿的丹参种植,这是灵寿县的特色产业之一。“我在北谭庄乡的程家庄村走访农户时,看到他们刨完一地丹参后,并没有面露喜色,而是摇头说‘赚不到钱’,我感到非常揪心。”
    原来,该村想要通过丹参产业脱贫致富,但由于处于丘陵山地,非常干旱,这里的丹参亩产量只有浇水地区的1/3;再加上这里的中药材销售没有固定客户,主要靠合作社联系安国市场或当地药企收购,“压价”现象十分严重,药农在价格方面没有主动权。
“一方面,我们需要通过打水、引水等途径,帮助农户增加丹参亩产量;另一方面,政府部门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鼓励、支持、引导村民开展规范化、标准化、规模化生产,以‘合作社+药企+基地’的模式解决生产与市场有效对接问题,确保灵寿丹参等中药材产业健康持续发展。”张竹新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了自己对中药材种植的思考。
    2016年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共支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26个,资金10174.1万元。其中,社会事业支持建设了一批文化、旅游、教育、医疗等项目,农业领域支持了易地扶贫搬迁、核桃产业化示范、农田水利、片区综合开发、以工代赈等工程,服务类项目支持了农贸市场建设,能源类项目支持了煤改气天然气管网工程建设等。
    作为基层发展改革部门负责人和土生土长的灵寿人,灵寿县发展改革局局长赵书刚用“五个留下”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描述了他对国家发展改革委定点帮扶的切身感受。
    一是留下了先进理念。赵书刚举例说,灵寿县编制“十一五”规划时,当时的挂职干部就提出要连接到正定机场的高速路,现在看来也不过时。
    二是留下了完整思路。赵书刚表示,“生态环保、产业融合,这些发展思路一直贯穿在对口帮扶中,这些理念,一般基层做不到。”
    三是留下了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目前,89个贫困村的通硬化路、通动力电、安全饮水、人居环境、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均已达到退出要求。
    四是留下了一大批产业项目。在赵书刚看来,无论是当年化肥厂的建设,还是现在对灵寿中药材、云母产业发展的指导,国家发展改革委帮助布局了一批好的产业项目。
    五是留下了深厚友情。“我常常和挂职的年轻人在一起聊天,他们的思路往往能给我很好的启发,对我工作很有帮助。”赵书刚说。
    赵书刚认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对灵寿县的帮扶,从最初的给钱给物,一步步发展转变为产业引领、规划引领、扶志扶智。不仅为灵寿县最后的脱贫摘帽打下坚实基础,更为今后灵寿的长远发展积蓄了势能。”
    在最近一次的调研中,何立峰指出,当前灵寿县正处在脱贫摘帽的关键时期。挂职干部要继续保持优良作风,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推动灵寿县如期脱贫摘帽,加快推进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脱贫摘帽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一如既往地做好帮扶工作,支持灵寿县巩固脱贫成果,压茬推进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切实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谋篇

     “以石家庄为中心、50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圆,你看看灵寿在哪里?”赵书刚打开百度地图拿给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看:“是不是在这个半径之内?”
   “2003年前后,来灵寿挂职的发展改革干部,就曾提出打造山水灵寿,发展城郊经济。当时,对于一个山区县如何发展城郊经济,还比较模糊,而现在,灵寿就是要打造成石家庄的城郊县,绿色发展也成为一个被全国践行的发展理念。”赵书刚说。
    目前正在规划中的正定机场至五台山公路,连通正定机场与灵寿古中山国、西柏坡、五台山,从大区域旅游格局看,连通的是灵寿的生态旅游、西柏坡的红色旅游、山西五台山的佛教旅游,这对太行山革命老区在脱贫基础上的乡村振兴带动深远。
    灵寿县白碎云母储量1340万吨,占全国总储量的80%以上,储量、产量、出口量均居全国首位。然而,企业多但缺乏龙头带动、产量大但产品附加值低成为灵寿云母产业发展之痛。
“今年10月份,我参加了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组织的云母产业专家研讨会。会议的其中一个议程就是摸清行业趋势、发展方向、灵寿资源及加工情况,有针对性地对灵寿云母提供精准政策帮扶及支持。”位于灵寿的华晶云母总经理刘志勇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中国80%的云母在灵寿,我希望政府可以加大对云母创新企业的融资、研发平台建设、成果转化等方面的支持,引导企业向高精尖发展。”
    “给钱给物,不如建个好支部。”在马家庄村,新换届的村两委班子对此感受颇深。村支书马伟成说,夏书记来了以后首先抓党建,以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村容村貌发生很大变化。今年村两委换届,新当选的年轻人带头搞产业,村里的治理结构理顺了,产业基础建立起来了,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就愿意回来了。
    1985年出生的马正剑在马家庄包了100亩地做精品种植。“去年,这儿生产的冰激淋西瓜1盒4个,卖到100元,且完全实现了订单生产。”马正剑说,“我以1400元/亩的价格租了贫困户的地,最多时雇工50~60人,主要也是附近贫困户,工资60元/天,还有年终奖。”除了西瓜,马正剑种植的“口感西红柿”和精品葡萄也都坚持在高质量、差异化上下功夫,带动了村民脱贫致富。
    灵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侯书明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今后,村庄如何发展,产业如何融合,需要更系统地思考。如何对干部进行培训,如何更好谋划乡村发展,乡村产业如何与全县、全市产业融合,都需要人才智力支持。
    今年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先后多次派调研组到灵寿进行实地调研,无偿编制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目前规划初稿已形成。国家信息中心与灵寿签订《援智发展合作协议》,将从2018年开始至2020年,围绕组建专家团队为灵寿提供人才智力支持、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决策支持、提供信息化建设相关领域咨询服务、引入中国西部教育网为灵寿提供免费远程教育培训等8个方面,开展为期3年的全方位战略合作。
   “现在,扶智成为发展改革委对口帮扶的一个重要着力点。”赵书刚说,这从近年来的帮扶举措,也能看出一二。
    今年7月,国家信息中心组织有关教育专家赴南宅学区4所小学,开展了为期一周的支教活动。10~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先后3次赴青同镇苗朱乐小学进行爱国德育教育宣讲,组织同学们开展体育、手工、舞蹈、影视欣赏等有益的文体活动,为同学们讲授英语、语文、历史等课程。先进的教育理念、新颖的教学方法,使贫困村的孩子们开阔了眼界,拓展了知识面,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培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接班人打下坚实基础。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来到灵寿县燕川乡西庄村西庄小学时,女教师李春燕正在给孩子们上课。李春燕在黑板上写下汉字基本笔画,带领孩子们一笔一划大声朗读。
    第二节课是“多媒体同步课堂”,孩子们搬起各自的凳子排队走进隔壁的多媒体教室,整齐坐下,一双双乌黑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跟着教学设备朗诵唐诗:“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
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琅琅书声和黑板上留下的那些一笔一划,也许就是这群孩子改变自己命运、家庭命运的开始。只有写好一撇一捺,才能写好“人”字。      人,才是更多乡村彻底摆脱贫困的希望所在。
    (调研采访组成员: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于进、李杨、程晖、苗露、成静等;本篇执
笔:李杨)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