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上海新闻网 > 新闻资讯 > 社会关注 > 公众号“兽楼处”创始人兽爷:为了更安全地活着

公众号“兽楼处”创始人兽爷:为了更安全地活着

发布于 2018-12-27 11:59:01

公众号“兽楼处”创始人兽爷:为了更安全地活着

原标题:公众号“兽楼处”创始人兽爷:为了更安全地活着来源:南方周末新年愿景《疫苗之王》引爆舆论,接下来

  • 1798

  《疫苗之王》引爆舆论,接下来几周,疫苗话题在全网沸腾,造假企业迅速被查封,全社会重新审视疫苗安全问题。一篇推文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

  不禁有人会问,是什么样的组织在做这件事,初衷是什么?兽爷说没什么目的、背景,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公民本能的反应,关心自己生活的环境,试图指出一些问题。

  这是兽爷最朴素的想法,因为他自己就中招了。“自己孩子上的幼儿园是红黄蓝,打的疫苗是长生的。”兽爷说,这就是他们写红黄蓝、写疫苗的初衷,希望能引起人们对于这些事的足够重视。

  新的一年,兽爷的愿景正是这些最基本的公民诉求。“我们关心这个国家的空气,关心孩子在幼儿园有没有挨揍,关心疫苗是真的假的。”兽爷说,普通公民也能推动社会进步。

兽爷(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12月27日《南方周末》)

  2018年7月21日,兽爷在微信公众号“兽楼处”发布推文《疫苗之王》,瞬间刷爆社交网络,引发假疫苗事件的全民关注。随后,涉事企业长春长生被查,多位主管官员被撤职。凭借罕见传播度、巨大影响力,《疫苗之王》成为年度现象级自媒体作品,由此被中国新闻史学会应用新闻传播学会评为“2018应用新闻传播十大创新案例”。

  时至今日,兽爷职业生涯最快乐的时光,仍停留在《南方周末》做记者的日子里。

  大学毕业,兽爷与大学同学来到北京闯荡,写过网络剧本,做过娱乐,但他一心想去南周做个记者。

  兽爷喜欢穿长风衣,说话语调平滑,与网络上放浪的感觉不太一样。2018年12月21日,在北京国贸的办公室,他说在2011年至2014年供职南方周末经济部记者期间,做了很多事,学了很多东西,也与很多金融和企业界的朋友建立了很深的友谊。

  从南周离开后,他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公司里一名90后下属听说兽爷在南周待过,趁着一次喝酒的机会求教,问他为什么稿子写得那么好,怎样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来?喝大了的兽爷,丢给他1G的文本文档压缩包,里边收集了从普利策到南周的各式范文,稿件被掰开了揉碎了,一篇一篇进行分析、解构。

  小朋友恍然大悟。噢,原来兽爷也是练过的。

  从报社出来后,兽爷对世界仍抱有满腔幻想,“还是想改变一些事情”。可是他发现,很多时候,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个时代的很多公司和人,都被资本推着往前走。所有人都很浮躁,想着上市、想着财务自由、一夜暴富,没人愿意沉下心好好做产品。

  几年后,兽爷给总裁发了个微信,又辞职了。他说那几年除了看清了人性,其他都是消耗自己。

  这次几乎休息了一整年。只是见了一些老朋友,出去旅行,一个人看看书,偶尔写点东西,不定期发到微信公众号上。这些零零散散的文章,在网络上很受欢迎。他的很多企业家、大佬朋友的推荐,也让公众号传播得越来越广。

  兽爷发现,移动互联网的传播规律,较以往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新媒体与传统媒体有很大不同,不过整体而言,财经媒体们“写得都不太好看”。

  兽爷的公众号还是兴趣驱动,核心还是写写人性的故事,其次是资本,“想让大家看点更好看的内容,知道商业世界的真相”。当时,他从还没想过将来会在公共事务领域发挥影响,那个能激起他封存已久的使命感的触发点,还没到来。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一份公告,检查到长春长生有一批狂犬疫苗不合格,兽爷看到消息后,在微博转发了这则新闻。当天他就回家翻疫苗本,发现自己孩子打的疫苗,就是长春长生的。

  第二天,兽爷跟同事讨论,觉得这事很严重,甚至可与三聚氰胺事件相提并论。但是否介入仍比较犹豫,“我们写公号就是写着玩,写这种话题,后果可能很严重”。商量结果是,继续观察,看有没有媒体跟进报道。

  他们等了两天,也没有等来媒体有影响力的报道。只有一个记者去长春长生的工厂看了一眼,回来发了一篇阅读量极少的报道。他俩认为长春不用去了,“我们不是媒体,没有采访资质”,但这个题目一定要写,否则事情马上就过去了,“这件事,不应该就这么过去”。

  2018年7月19日,他们开始研究疫苗行业。兽爷和同事咨询了医药行业的朋友,他们初步判断,假疫苗的确是件特别严重的事故。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