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网
中投总经理屠光绍:中投的下一个十年并不轻松
发表时间:2018-09-21 11:30 来源:互联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者 聂欧 刘秋娜

中投总经理屠光绍:中投的下一个十年并不轻松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日前发布《2017年年度报告》,其2017年境外投资收益率按美元计算为17.59%,创历史新高;境外投资累计年化净收益率5.94%,超出十年投资绩效考核目标。

  并且,中投2017年底的总资产超9414亿美元,累计年化国有资本增值率14.51%,2018年总资产或迈上万亿美元台阶。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自2007年诞生至今,从最初承载我国外汇管理体制变革重任,到成为我国金融开放尤其是金融业“走出去”的特殊代表,以及全球规模第二的主权财富基金,中投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改革史和创新史。

  用中投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的话说,中投这10年主要办了四件事:一是从无到有,基本建成了与国际接轨的专业投资平台,有效拓展了外汇资金运用渠道和方式,书写了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创业发展史;二是优化公司架构和投资管理,打造专业直投平台并优化完善组织架构;三是探索形成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汇金模式”,并在实践中不断创新与发展;四是摸索出一套较为完善的投资管理流程与运营体系,机构投资能力不断提升。

  下一个10年,中投将直面更加纷繁复杂的国内外不稳定因素。

  “挑战不会比之前少。”屠光绍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面对下一个10年,中投必须一边积极地参与高端外交和多双边对话,促进国际资本和投资的自由、开放和有序流动,一边进一步发挥中国因素的比较优势和大型机构的引领作用,助力国内企业在复杂环境中“走出去”而且“走得稳”。

  需要更多大胆的破土和坚持

  《财经国家周刊》:中投2017年的业绩喜人,但其中相当一部分收益源于美国市场,具体情况如何?当前,中美关系尤其中美经贸摩擦将如何影响中投的业务?

  屠光绍: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无论是40年前我在证监会时大胆参与国企股改工作,还是面对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我们都需要更多大胆的破土和坚持,这就是改革的精神。

  遭遇当前的国际环境,对未来的研判难度大大增加,包括中投在内的中国机构要抓紧研究应对,尽快适应外部挑战。

  2017年业绩中,中投对美投资的敞口较大,境外投资约40%在美国市场,因而中美经贸摩擦对我们产生一定影响:一是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较大不确定性,由此带来的市场波动将给中投的投资组合带来一定波动;二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趋紧,尤其是对高新科技等直接投资趋严,投资保护主义上升,使得中投对在美直接投资持更加谨慎的态度。

  中美经济交往、贸易投资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渗透融合的程度非常高。据了解,美国的商界和一些地方官员仍然欢迎我们前去投资。

  需要强调的是,中投坚持长期投资理念,发挥长期投资者对短期市场波动风险承担能力强的优势来获取非流动性溢价,投资考核周期是10年,因而将更为关注长期回报。

  “下个十年不轻松”

  《财经国家周刊》:全球金融市场也在巨变。由危机后多年的全球流动性大宽松逐渐回归正常,资产价格也面临波动调整,而公开市场股票占据了中投海外投资的大部分比重。全球货币政策收紧将如何影响中投的未来?

  屠光绍: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动力较去年减弱,货币持续收紧的负面效应显现。全球贸易和投资增速在经济增长放慢和经贸摩擦扩大的影响下,也出现了连续下滑。全球贸易争端也给金融市场带来了新的风险因素,年初以来全球资产价格波动性明显加大,走势特征变化较大。

  2018年,我们继续注重从强周期行业转向稳定收益及新兴产业,同时着眼于能够促进投资目的国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投资领域与项目,关注普惠性投资机会。包括持续关注基础设施、地产等稳定收益类长期资产,关注与中国经济发展相关的投资机会和新一轮技术革命的投资机会。

  《财经国家周刊》:环境变化成为主要风险之一,这将给中投带来哪些挑战?

  屠光绍:中投早年成立时,我作为证监会的代表参加了成立仪式,那时就深感中投与生俱来的区别于银行、证券、保险等其他金融机构的特殊使命。作为我国首个和唯一的主权财富基金,大到战略方针,小到薪酬设计,在国内都绝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