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爱民

发布于 2018-08-25 15:41:08

当前位置 : 上海新闻网 > 美食天地 > 特色美食 > 80后请回答:掼炮、酸梅粉还记得伐?

80后请回答:掼炮、酸梅粉还记得伐?

80后请回答:掼炮、酸梅粉还记得伐?

今年,第一批00后将参加高考,而第一批80后也要38岁了。 38,临近不惑。 今天焦虑感倍增的城市生活真的还能让人不惑么?很难讲。 但肯定的是,这一代

  • 1156

今年,第一批00后将参加高考,而第一批80后也要38岁了。

38,临近不惑。

今天焦虑感倍增的城市生活真的还能让人不惑么?很难讲。

但肯定的是,这一代人的孩提时代还没有那么多的“惑”。

就像曾经校门口地摊上的那些小玩意,好吃、好玩、简单。

那是80后这一代童年的另一个宇宙。

这个宇宙里最闪耀的星星是粘纸、香烟牌、酸梅粉、火药枪、掼炮、绕绕糖、水软泡……

1月下旬的一天,距离放寒假还有不到两个礼拜。

卢湾一所小学门口,37岁的张衡正坐在电瓶车上滑着手机。

他穿着厚重的防风羽绒服,等着心头肉女儿放学。

他骑的这部电瓶车是为了接送女儿特意买的。

因为学校门口停车是老大难问题,而且现在停得不巧还有可能被抄罚单。

接到女儿之后,这天要连忙送孩子去学美术的机构。

除此之外,周末小姑娘还有一门轮滑课。

虽然目前就两门兴趣课,但张衡知道,随着年级升上去,将来补习英语、数学恐怕也是难免的。

两点一刻,放学铃打响。

校门口早就被汽车、助动车、还有伫足的家长们围得水泄不通。

班主任们按年级、班级挨个把孩子们一队一队领到校门外。

统一行礼,解散,交到家长手里。

孩子们就像接力棒,一棒接一棒地长大着。

粘纸

曾是80后最爱

贴在笔记本里珍藏

二十多年前,在有着同样梧桐树荫遮盖的卢湾小马路上,小学生张衡有着完全不同的放学时光。

“阿拉学堂是卢湾二中心,离复兴公园后门、雁荡路蛮近。”

“当时上海是允许路面摆摊的,小学出来就是地摊,一排老长的。”

“小朋友么基本上放了学就放羊了,没大人接的。”张衡回忆说。

校门摊是80后这一代童年的另一个宇宙。

那个宇宙里最闪耀的星星是粘纸、香烟牌、酸梅粉、火药枪、掼炮、绕绕糖、水软泡……

抵达这些星星不用飞船,掏一掏小口袋就到了。

粘纸清一色都是黄色的边框,一两角钱一张,大开面最贵的也不超过五角。

对于当时的孩子来说,粘纸不仅是玩具,也是最早接触的一类媒体。

你瞧,当时最流行的卡通漫画、歌星、电视剧,粘纸上都有,而且跟着热点走。

八频道在播《戏说乾隆》的时候,摊头上都是郑少秋、赵雅芝;

廿频道播《大时代》的时候,摊头上又全都是郭蔼明、周慧敏……

至于动漫题材,《变形金刚》、《圣斗士星矢》和《七龙珠》是常年畅销款。

香烟牌呢,80后玩的版本其实已经和香烟没关系了,就是卡纸上印刷着各种卡通图案。

香烟牌

比“掌风”

赢家通吃

小朋友靠修炼“掌风”,看谁能把牌子拍翻过来。

输了交牌,赢家通吃。

因为带点“刺激”,也因此特别吸引这个年纪爱逞能的男小孩。

张衡记得,有一回走到复兴公园门口的粘纸摊位。

那天新货到了,围着的孩子很多,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孩子们就上去哄抢了。

他和同学猫在地上爬进去,一人拿了一张“忍者神龟”的粘纸就跑了……

“现在阿拉帮小囡买玩具,动不动就三四百块,森贝尔家族,爱莎娃娃,而且都是淘宝买了。”

“最关键是现在买的玩具,伊白相不超过两天就厌脱了。”

“阿拉老早买只十块钱的大卡(冒牌)变形金刚就封顶了,而且好白相一个学期唻。”张衡感叹说。

复兴公园地摊上出现忍者神龟的那一年,王晓就读于普陀区谈家渡路上的一所小学。

校门口的地摊上开始出现了一角钱一包的酸梅粉。

酸梅粉,可以说是一款让80后重新谈起来激动不已的零食。

它在市面上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但绝对是地摊届的爆款,酸酸甜甜特别符合上海人的口味。

同期和酸梅粉一起爬榜的还有无花果、盐金枣、绕绕糖、跳跳糖等等……

酸梅粉

和无花果丝

是地摊届零食爆款

这些来自地下工厂的三无产品,想必妈妈们看到心里是要起鸡皮疙瘩的,但往往孩子们就好这一口。

绕绕糖也叫“绕饧糖”,其实就是用两根小木棍搅和一坨麦芽糖。

吃口一般,但它的功能更多在于“绕”。

会玩的小朋友“绕”上一节课是没什么问题的,类似于今天的减压陀螺。

绕绕糖

重点在于

消磨时间

别看当时校门摊的零食不过几角钱,但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人的平均家庭收入还在一两百元一个月的档位上。

所以孩子们的手头是偏紧的。

“阿拉这一代人还是有一点物质匮乏感的,毕竟经历过父母拿几十块一个月工资的年代。”王晓说。

他小时侯几乎不会妄想有《成长的烦恼》里西弗尔一家那样按期发放的零花钱。

当时上海小囡的零花钱一般是按需求来,家长看着给,零敲碎打。

小孩子财政的支柱来自祖父母辈的“悄悄塞一点”,以及每年的重头戏——压岁钱。

90年代初,是录像机入户的年代。

那时候家长哪里有“限制级”的概念,各种“乒乒乓乓”的香港枪战片成了男小孩们的最爱。

“小马哥”周润发常年来都是粘纸摊头上的流量担当。

所以校门摊上最吸引男孩的自然不是零食,而是各种各样的枪类玩具。

张衡最喜欢的是火药枪。

火药枪

这种枪类玩具

最吸引小男孩

枪身有塑料的,也有金属的。前者5块钱一把,后者10块钱一把。

配合6枚一圈的火药,不射子弹,就听个响。撞针撞击火药——“乓乓乓”。

小朋友们端着枪,要么捏一张游泳卡演港片里的“西埃低”(CID,刑事侦缉队),要么扮个神探亨特什么的……

“听响”似乎是当时街头玩具的一种设计思路。

还有一种叫“掼炮”的东西,一小盒几十粒,其实就是纸头包着粗砂粒和火药。

往地上使劲一扔——“叭”!

男孩子特别喜欢用这个来吓唬班上的女生。

掼炮

掷地有声

恶作剧好伙伴

到了夏天,不得了,几乎所有男生都会人手一枚“水软泡”——一种土制水枪。

也不知是哪里的大神发明了这款玩具。

橡皮管子的一头接着活动铅笔头或者圆珠笔头,另一头灌水。

待橡皮管被水灌满膨胀后打结,这时候松开笔头便会滋水,捏橡皮管还可以控制射程。

倘若80后集体给儿时玩具打分,估计这玩意妥妥能排进前三。

90年代中期,80后进入中学,85后开始陆续上小学。

上海人家的经济条件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逐步改善。

小朋友们手里灵活的铜钿也多了,“吃”开始在校门摊里的占比越来越高。

徐新1994年考入白玉路上的一所初中。

他印象最深的是校门前一家用黄鱼车搭起来的羊肉串摊头。

烤羊肉串在当年还是比较新潮的一种吃法,不少小朋友仅在陈佩斯的小品里见过。

价格也不算贵,最早是两角五分钱一串。

放学后许多同学都会来上四串,吃完再回家。

至于羊肉串摊的老板,孩子们都会想当然地认为他一定是新疆人。

徐新后来发现老板原来是南通人。

戴西是徐新的同学,令戴西难忘的是学校门口的油墩子摊头。

油墩子

里厢的萝卜丝

好吃唻

当时班里有个男生和她同路回家,每天必买一只两角钱的油墩子。

戴西的父母为了防止她吃不卫生的路边摊,没收了零用钱。

有天回家路上小男孩又买了油墩子,咬了几口后看到戴西的眼神,于是把剩下的半个递给了她。

戴西没接,小男孩便跑回校门口又买了一只油墩子塞给她……

时过境迁,如今戴西连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都记不起来了,而油墩子摊位早在盖满楼盘的白玉路上消失了。

1997年,张衡进了高中。

街边地摊他去得少了,琳琅满目的商品开始出现在各种新盖的商场和小店里。

因为城市发展的需要,上海开始整治流动摊贩了。

聊完这个话题之后,王晓在家里翻箱倒柜了好几天,可惜一件中小学时期地摊上买的东西都找不着了。

徐新说起的羊肉串摊头,在那所初中附近开了将近二十年。

老板及时在上海买了房子,并且今天仍在照常出摊。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