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上海新闻网 > 艺术收藏 > 艺术市场 > 中国幻象画派的开派宗师—— 刘佑局

中国幻象画派的开派宗师—— 刘佑局

发布于 2015-04-16 14:39:24

中国幻象画派的开派宗师—— 刘佑局

油画幻象画派一代大师赵无极说过,我不怕老去,也不怕死亡,只要我还能拿起笔,涂颜色,我就一无所惧。 中国书法界已早有建树的著名书法家刘佑局,

  • 2607

油画幻象画派一代大师赵无极说过,“我不怕老去,也不怕死亡,只要我还能拿起笔,涂颜色,我就一无所惧。”

 

 

中国书法界已早有建树的著名书法家刘佑局,在半百之年,用穿越赵无极的勇气,将美丽得像音乐水幕起伏的旋律,和绚烂得象被渲染过的晚霞,铺展出了一幅幅大雅泱泱,空灵梦幻的中国水墨画卷。如果说赵无极的幻象主义只是中国文化元素对西洋油画的一种渗透的话,刘佑局的幻象主义才是中国水墨语言与西洋油画的融会贯通,是千百年中国水墨画技法兼收并蓄的升华。刘佑局的幻象水墨画,开创出了中国画的新纪元。

刘佑局成为了中国幻象画派的开派宗师。

 

 

近些年,中国的书画艺术已浸染了太多的媚俗和官气,有些书画家已不再是为激情,为艺术去创作,艺术家内心的高贵已变成了奢侈的附庸品。刘佑局说着自己的话,做着自己的事。在豪放不拘、潇洒倜傥的诗情画意中纵横驰骋。在画家的笔下,金碧辉煌的色彩,波澜壮阔;浅红淡绿的水墨,层层叠叠;俏皮洒脱的光影,璀璨迷离……

 

 

在刘佑局的画中,读到的是画家对艺术前路把握自信满满的胸襟,是壮汉擂鼓自然浑和的轰鸣。刘佑局用富有韵律和光感的色彩变幻,打开了中国水墨画的绘画新空间。别具一格的张力,过目不忘的视觉冲击力和旺盛的生命力,将中国画的水墨精神倾泻而出。

 

 

千百年来,中国画的意境更多的还是在表现笔墨趣味,虽然不乏高雅之韵,但往往缺少更强烈、更坦诚的冲动情愫,大多数作品终究是个“玩物”。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会用笔墨将生命书写得淋漓尽致,才会在躁动的笔墨后面游动着千般不驯,万般洒脱,即使在孤独求败的廖寂之时,也会将生命演绎的活色生香。

在中国书法领域已功成名就的刘佑局,将浮躁和市侩抛在了一旁,挣脱掉了书法艺术巅峰时刻的羁绊,选择了不再为自己的官场书法艺术而皱眉,决然离开了中国书协。刘佑局的拂袖而去,名声大噪,成就了一个艺术家雄伟本性的豪迈起步,才有了今天绝境归来的机遇。如果说幻象水墨画是刘佑局艺术生涯的华丽转身,让刘佑局的艺术生命再一次迸发出火花,心怀高远,不屈不挠就是最好的诠释。刘佑局将自己的文化人格,刻在了这首诗里:

东岱凌空吐九霄,

银河翻落一天朝。

纵然环宇成泽国,

狂啸岂折太岳腰。

 

 

中国岭南,这个山高皇帝远的悠然之地,却因为名闻遐迩的端砚,进入到了中国文脉的语境中。当刘佑局从那里冉冉升起时,人们看到了一个被浓浓砚墨浸染过的艺术家,他的博学、忧思、侠气,还有酒仙的豪爽,都已化作了另一种的岭南风情。

 

 

唯有才情,才能伴随艺术家不倦的征程。当唐伯虎寄情于苏州桃花坞时,他不可能知道几百年来中国画坛依然在喋喋不休着他奇颖天才的诗画。当黄公望醉卧于富春江畔亦痴亦狂时,他想不到《富春山居图》的后来,会有一分两半的遗憾。当徐渭用九次自杀冲撞生命时,他不会知道大名鼎鼎的郑板桥愿做“青藤门下之狗”。八大山人朱耷即便在他最落寞的时刻,也从不忘记在宣纸上张罗出天荒地老般的残山剩水,让枯枝、败叶、怪石落脚,让孤鸟、寂鱼栖息。

 

 

 

艺术家的才情迸发永远徜徉在真性情中。

当刘佑局用才情去挥洒笔墨,用梦幻一样的色彩去追逐绮丽,去彰显柔雅,去陈述深邃,去舞动灵巧,去展示豪放时,令人震撼的是他那系列幻象水墨画作品中轻快跳跃的律动奔驰,那被时间锤炼过的生命意义,和一次又一次屏息凝神的唯美气象。

油画幻象画派的一代大师赵无极走远了,国画幻象画派的开派宗师刘佑局正在向世界画坛走来!

 

 

刘佑局,1955年生,著名书画家。现为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艺术委员。1982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曾出任第四届创作委员、第五届全国书法展评委。2011年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

近年来,刘佑局关注书坛现实,撰写了大量的评论文章,抨击书法界的腐败,被誉为书法界反腐第一斗士。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