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iot

发布于 2017-10-24 09:12:52

当前位置 : 上海新闻网 > 金融理财 > 宏观经济 > 闷声壮大的“股神”——日本央行

闷声壮大的“股神”——日本央行

闷声壮大的“股神”——日本央行

闷声壮大的“股神”——日本央行

  • 2702

  如果要拼购买股票的规模,日本央行在G7(七国集团)中是当仁不让的“一哥”。

  在现任行长黑田东彦的一手主导之下,日本央行通过股票ETF基金把QQE(量化和质化宽松政策)膨胀到了惊人的规模。

  据日经新闻网,截至10月18日,日本央行的QQE项目持有的股票总市值突破20万亿日元大关,触及21万亿日元,相当于3.2%的日本股市,仅次于日本政府的养老投资基金,成为推涨日股的关键动力。

  不仅如此,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多资产业务全球联席负责人Toby Nangle和前英国央行高级顾问Anthony Yates预计,假设当前QQE项目的购入股票节奏不改变,日本央行将在2022年至2026年持有的市场份额最高可能达到10%,具体比例依赖于其中期表现。

这种级别的体量在发达国家央行的历史中是极其罕见的,除了香港金管局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那段著名的市场干预——但那段历史有着极其特殊的环境背景,毕竟港元当年正面临金融大鳄索罗斯的凶猛攻击,而且干预程度远不如现在的日本央行。

 

闷声壮大的“股神”——日本央行

 

  这种级别的体量在发达国家央行的历史中是极其罕见的,除了香港金管局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那段著名的市场干预——但那段历史有着极其特殊的环境背景,毕竟港元当年正面临金融大鳄索罗斯的凶猛攻击,而且干预程度远不如现在的日本央行。

  成绩如何?

  当初,日本央行以QQE介入股市的理由是“降低资产价格的风险溢价”,以便为更广泛的货币刺激政策提供助力。

  风险溢价缩小有利于降低股票发行成本,从而给公司提供更大的投资动力。相关的QQE公告则会被视为有助于提高目标资产的边际价格。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成功了吗?

  对于不限定投资标的的开放式ETF基金来说,评估期对市场的效果是一件颇具挑战的事情。上述两位人士采用了欧洲央行的办法:分别分析预期效果和实际的执行效果。

  官方宣称的预期效果

  日本央行鲜少公开提及股票购买,迄今只对外公开过4次,包括首次创建和3次扩大。

  在3次扩大购买规模的公告中,2013年和2014年的公告引发了相对利好的效果:十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下跌,日元兑美元汇率大幅下降,股市上涨了。有意思的是,去年的第三次公告却导致了相对负面的市场反应:基准日债收益率和日元汇率双双走高,股市小幅下跌。

用这个方法衡量预期效果有一个问题:由于市场预期的存在,政策可能在某种程度上被提前计入了市场。因此,上述表格中的数据只是一种意外的效果,应当是真实效果的下限。

  用这个方法衡量预期效果有一个问题:由于市场预期的存在,政策可能在某种程度上被提前计入了市场。因此,上述表格中的数据只是一种意外的效果,应当是真实效果的下限。

  执行效果

  日本央行通常在午后交易时段入市,而且从不提前数日公布。下图A显示了购买当日的市场变动(横轴)和购买量(纵轴),B显示了干预时的市场波动(蓝色)与干预日期间的平均市场波动(红色)。明显看出,与非干预日相比,干预日期间的均值、偏度和峰度是负面的。

上述两位分析人士总结称,总体来看,日本央行几乎每每都在市场表现疲软时入市,这可能是为了抑制市场波动。他们进一步发现,在通过ETF介入股市的过程中,日本股市的估值低于全球股市,同期市盈率相对较低。

 

闷声壮大的“股神”——日本央行

 

  上述两位分析人士总结称,总体来看,日本央行几乎每每都在市场表现疲软时入市,这可能是为了抑制市场波动。他们进一步发现,在通过ETF介入股市的过程中,日本股市的估值低于全球股市,同期市盈率相对较低。

  Toby Nangle和Anthony Yates写道:

  这似乎指向了日本央行降低资产风险溢价操作的失败。

  不久前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Yasunari Ueno批评日本央行买入股票,称“这扭曲了股价,并且日本央行身为股东的存在感如果进一步增加,恐怕影响企业经营。”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