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发布于 2017-10-24 01:04:35

人的智慧掌握着三把钥匙,一把开启数字,一把开启字母,一把开启音符。知识、思想、幻想就在其中。

智能电视销量疲软,牵手儿童市场能否刺激需求开创又一春?

智能电视销量疲软,牵手儿童市场能否刺激需求开创又一春?

儿童智能电视,市场潜力巨大,但是设计出来一款儿童喜欢的智能电视并非易事,不止如此,即使厂商设计出来了一

  • 568

智能电视销量疲软,早已成了行业共识。存量市场下,挖掘垂直场景需求,精细化运作成了大多数厂商的习惯性做法。

儿童作为智能电视的主要观看群体,再加上儿童背后的强大消费能力,自然受到了智能电视厂商的青睐。各大厂商围绕儿童市场,开展了一系列的产品创新,试图借此拉动行业销量。

儿童经济势力威猛:电视厂商屡次“牵手”儿童市场

2013年, 老牌电视厂商TCL,发布了全球首款专为儿童定制的迪士尼儿童电视。这款电视具有四大核心优势,即爱眼睛、爱学习、爱娱乐和爱迪士尼。特别是爱眼睛功能,不仅是有着六重护眼技术,还配备了视训宝,可以对儿童视力起到提升作用。

无独有偶。酷开也早在前几年便进军儿童智能电视领域,酷开专门为儿童打造了一款智能电视——酷开A43,可以实现内容分级,只要使用儿童专属的遥控器,开机只启动儿童版系统,里面有超过40000集热门、经典、安全的儿童影视内容,根据年龄分级,满足孩子的成长需求。

此外,长虹推出了双模式+双UI界面的儿童电视,增加电视学习教育板块和保护视力的同时,还具备童锁功能。

近日,在儿童APP市场独占鳌头的小伴龙牵手暴风电视,基于移动端 7500 万儿童用户形成了儿童行为大数据,以每日超过 1600 万的打开次数以及高达 550 万的日活次数,从海量的使用数据中识别孩子的使用兴趣以及学习习惯,结合小伴龙的教育属性内容特点,将互动故事、学前启蒙、生活习惯及百科等知识点融入到故事情节中,让孩子在互动引导中快乐学习,为儿童群体打造一款专属的智能电视。

曾经朋友圈有一张关于消费市场投资价值链的图广为流传,它展现了消费人群的价值排序:少女>儿童>少妇>老人>狗>男人。孩子作为家庭的关键成员,又是智能电视的主要观看群体,专门为孩子打造一款智能电视,很具市场想象力。中国有8500万26-40岁的家长,他们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在培养下一代问题上关注孩子的教育安全和情感陪伴。在80%的中国家庭消费中,关于孩子的支出占到整体的30~50%,其中培训、娱乐、学习的支出占比又超过50%。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儿童版智能电视只会越来越广阔。

儿童市场并非坦途:小众需求下的长尾困境

尽管儿童市场,潜力巨大,不少智能电视厂商也在此有过较多尝试,可是硬件销量反响平平,对于很多家庭来讲,电视一般都是放在客厅,专门为孩子放置儿童智能电视的也是小众家庭,小众需求,也并未靠长尾效应做成爆款,缘由无外乎以下:

众所周知,互联网产品设计,基本一条是产品经理是资深用户。而儿童智能电视不可能是资深用户(虽然我们都曾经是孩子),甚至也不拥有用户(儿童数字产品这个行当还很新,很多策划/设计都还很年轻,不是父母),导致策划不够了解用户(即使了解也是碎片和片面的)。

医生中,最难得当属儿科医生,因为看病讲究望闻问切,医生需要跟患者沟通,询问病情,而儿童群体,要么是不懂,要么是表达不畅,很难及时,准确的反馈,医生只能靠经验,单方面的开药方,因此,儿科医生比其他医生要求更高。儿童智能电视目前也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用户因为表达能力限制,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的需求,只能听凭这些大人来“代言”。也就是说,儿童产品整个行业,还处在20年前的成人产品的“中央集权式的”研发模式,用户的反馈很难进入研发流程。用户表达反馈困难,又缺少科学的方法和先进的技术手段,导致产品研发周期长:儿童产品几乎很难用简单粗糙的原型来低成本试错(孩子不买账),没有比较“高保真”的产品,很难测出真实用户的反馈。

除此之外,策划设计出“简单、好玩”的儿童智能电视,并非易事。做成年人的互联网产品讲究简单,目标单一(最起码开始如此)。即使是内容产品,成年人的世界里教育和娱乐是分得很清楚的。而对于儿童来说,所有的儿童产品都应该具备正确的教育目的—否则不仅是浪费孩子的时间,还会带来其它负面影响(比如用平底锅来拍爸爸)—这是成人社会的需要。而所有的儿童产品必须有娱乐性,这是由儿童的心理特点决定,否则,孩子根本不喜欢玩,要谈教育必须好玩—这是儿童的需要。因此,儿童智能电视必定具备“教育+娱乐”两种目的,无论孰轻孰重。

  • 5